<thead id="prrfh"><menuitem id="prrfh"><output id="prrfh"></output></menuitem></thead>

        <big id="prrfh"><dfn id="prrfh"><mark id="prrfh"></mark></dfn></big>
          <dfn id="prrfh"></dfn>

          <thead id="prrfh"></thead>

            <dfn id="prrfh"></dfn>

          <big id="prrfh"><dfn id="prrfh"><delect id="prrfh"></delect></dfn></big>

          介紹日本資訊大型中文門戶網站
          公眾號

          九州大學的“自炊課”究竟有何魔力?

          阿咩·2019-06-17 17:00:00·留學
          9萬閱讀
          摘要:日本著名自由撰稿人佐佐木惠美將為大家介紹,這門難以拿到學分、但卻聚集了眾多學生的“自炊課”。

          九州大學的“自炊課”究竟有何魔力?

          將煮好的大豆搗碎,并將曲子和鹽混合起來制作味噌的學生們

          自2013年開始,九州大學“自炊課”的人氣便蒸蒸日上。與一般的飲食教育講座、料理教室不同,除了眾所周知的“學習條件嚴格”之外,該課堂每一年都會有超過規定人數(25人)3~5倍的學生前來蹭課。

          一年級學生的課程是從4月到7月,共15次課。并且還要參加四次課外授課。教學大綱中是這樣寫的:

          ?這是一門為真心想掌握做飯技能學生提供的實踐課程。不論做飯經驗。

          ?課程期間每名學生做飯次數必須超過40次。

          ?課程記錄需上傳至facebook的“大學生自炊啦啦隊”(非公開團體),并與成員們積極交流。

          ?每周三的午休,需帶上在校內制作的一道菜參加“便當日”

          在3個月內做完40次飯的話,差不多兩天就要自己做一頓飯。對于剛進大學的一年級學生來說,這個課程的門檻應該是相當高吧。

          農學博士比良松道一先生是“自炊課”的講師。他表示,“上傳至facebook網站有利于讓自己堅持做飯。通過別人的觀看和表揚,自己也會更加努力”。

          “做飯”有很強大的治愈力量

          九州大學的“自炊課”究竟有何魔力?

          比良松道一先生(筆者攝影)

          2013年,“自炊課”剛開的時候,比良松先生還是農學部的助教。原本把做飯這件事交給妻子的比良松先生,為何開始自己做飯了呢?

          這要追溯到他與2007年《小花的味噌湯》的作者安武千惠小姐的相遇。

          千惠小姐因患癌癥,命不久矣,所以便教5歲的女兒小花制作味噌湯。

          教授說道,“深受千惠的想法和他們母女關系感動的我,開始思考著自己能給孩子留下什么。于是便決定和孩子一起學做菜。”

          據說,自從每天早上和家人一起圍著飯桌,喝著6歲的二女兒制作味噌湯,家人之間不僅更加和睦,笑容也增加了。

          感覺到“做飯有很強大的自愈力量”的比良松教授,開始試著在學校里做這件事情。在與料理研究專家等人商量之后,他們先在課堂上展示味噌湯和小菜的制作。在收到學生們要求開設該門課程的呼聲之后,2013年,“自炊課”正式開課。

          難以拿到學分的原因

          九州大學的“自炊課”究竟有何魔力?

          料理研究專家北川綠正在使用味噌簡單地制作麻婆豆腐、肉醬飯團等菜肴(筆者攝影)

          據說,每年男女的聽講生人數各占一半,并且幾乎所有系都有人參加。

          學生中有原來就喜歡做飯的人,但大部分還是“想自己做飯”的初學者。

          本年度的授課內容有:“正確辨別食物味道(實驗)”、“選什么樣的調味料比較好”、“一天需要多少伙食費”、“美味咖啡的喝法”、“來自法國廚師的魚類料理推薦”等一系列豐富的主題。

          最重要的是“不要思考,而是要用心去感受!”

          九州大學的“自炊課”究竟有何魔力?

          5種味噌從盤子的右上角開始順時針變化(筆者攝影)

          5月某一天的授課主題是“高湯”。聚集在一間大學宿舍里的學生們對比著高湯的味道,比良松教授問他們,“你們覺得高湯是什么?一般的飲食教育協會會宣傳‘高湯對身體好’,但是那樣的話只是紙上談兵。我認為最重要的,就像李小龍電影里出現的那句臺詞一樣……‘不要思考,要用心去感受!’通過充分運用五感來感受,然后做出自己真正想做的料理。”

          對于剛才“高湯到底是什么?”的問題,學生們也進行了自己的思考,比良松對他們的意見全盤接受。然后,他在講述了自己的看法之后,又講述了他在蒙古經驗。“我們不會說這應該要有、這應該要這樣做。高湯的定義可以因人而異。只要找到自己能接受的,能夠樹立起自己的價值觀就好了。”

          在接下來從傍晚開始的課外授課中,還請來了料理研究專家北川綠擔任講師。首先先比較了5種味噌的味道。有“咸的”、“像葡萄干的”,同樣是味噌,制作出的味道因人而異。北川說道,“手工制作的味噌有真菌,所以味道會發生變化。雖然5種味噌采用了同樣的材料和方法制作,但是發酵的時間是不一樣的”。一聽到此,學生們紛紛露出了驚訝的表情。

          接著,大家把大豆和曲子混合在起來制成味噌,然后北川先生用這些味噌制作3道菜。學生們自己不做,只是在北川先生的旁邊一邊看,一邊聽他解說。

          比良松先生表示,這個過程才是最重要的。“料理和運動是一樣的,不僅僅是理論知識,更重要的是切身體會。好好看著專業廚師烹飪的樣子,就可以得知切菜是這樣的。在品嘗了之后,就能夠了解到美味,但剩下的希望大家能自己揣摩。”

          九州大學的“自炊課”究竟有何魔力?

          試吃加了味噌的料理。課外授課一直持續到晚上9點半,學生們開心的樣子讓人印象深刻(筆者攝影)

          比良松先生強調道,“開設自炊課的目的不是教會大家烹飪高級的飯菜。只要能夠學會煮飯和制作味增湯的話,基本上就OK了。這門課程是為了讓大家了解料理的世界才開始的”。譬如,了解一下提供食物的農業和漁業的生產者們、烹飪飯菜的人、健康的相關知識、通過自己做飯能提高對自我的肯定、做飯對人際關系的影響……但是,比良松先生絕不一概而論。他認為,只要學生能自然而然地注意到就行。

          在課程的結尾,比良松先生出了個課題,“將自己認為的、學了這門課后發生的改變,通過書信的形式傳遞給自己身邊最親近的人。據說,在這個課題中,很多人表達了自己對父母、祖父母、兄弟、農民等人的感謝。教授表示,“很多學生意識到自己的成長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”。說著說著,還給我們看了一部分書信:

          致媽媽:

          我覺得,在大學里學到的物理和數學說不定那一天就會忘了,但是在“自炊課”上學到的東西,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。對于我一直抱怨的母親對吃飯的看法。當我上了自炊課之后,才察覺到你傳達給我們的東西如此重要。感謝您這18年來為我們3個人做的飯。

          致媽媽:

          我很反對“你絕對不做飯,所以要住進供應伙食的宿舍”這句話。多虧了周圍的人給了我很多做飯的建議和注意,我才開始喜歡上自己做飯。當我發覺的時候,自己已經是聽講的學生中做飯次數最多的。下次回來的時候,我給你做飯吧。請期待吧!

          致爸爸:

          謝謝你在考試期間給我買吃的。

          爸爸不會做飯,所以老是買盒飯。

          回去后,這一次就讓我親手給你做頓飯吧。

          “自炊課”這種飲食教育的方式備受矚目

          “雖然“自炊課”只有4個月之長,但是值得高興的是,在那之后學生們的生活發生了巨大變化。無論是升學的還是畢業了的,很多人都表示自己開始自己做飯、制作便當。修過“自炊課”這門課的學生在成為社會人之后,不知不覺便會成為父母,并開始自然而然地對自己的孩子進行飲食方面的教育……”

          隨著“自炊課”這種飲食教育方式的備受矚目,比良松先生也開始不斷地進行演講。僅去年的一年里,從北海道到沖繩的演講就達到了100次。

          “雖然任何地方都有飲食教育,但是老師們對此也沒有信心吧。我希望能將提起孩子們興趣的“自炊課”的方式傳達給更多的人。秘訣是:不要思考,要用心去感受!


          *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,不代表日本通立場

          本文由日本通平臺簽約作者發表,版權屬日本通所有,未經許可,嚴禁通過任何形式轉載。

          參與討論

          登錄后參與討論

          熱門文章

          成人在线快播